树脂胶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树脂胶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西宁特钢定增失败扭亏前景黯淡恐披星戴帽蒸压釜

发布时间:2020-10-18 18:57:54 阅读: 来源:树脂胶粉厂家

西宁特钢定增方案的再度搁浅让公司去年的扭亏前景变得黯淡。

据了解,西宁特钢于今年7月末开始因谋划重大事项开始停牌,但是一个月之后,西宁特钢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与相关参与方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就方案全部内容达成一致意见,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

据了解,这已经是西宁特钢在定增方案上第二次折戟,对于陷入严重亏损,急需资金“续命”的公司来说,无疑是一次沉重打击,如果今年公司最终无法扭亏,最终将难逃被迫“披星戴帽”的命运。

参与方无法达成一致

2014年7月25日,西宁特钢发布停牌公告,筹划重大事项,而在一个月之后,也就是今年8月22日,西宁特钢发布复牌公告称,鉴于目前推进此项重大事项的条件不够成熟,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事项。公告中同时显示,本次筹划的重大事项为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

“公司对此次定增方案比较重视,也进行了充分的准备,但是最终还是因为相关的参与方没有办法达成一致而只能作罢。”一位接近西宁特钢公司的陈先生告诉记者。“公司此前的业绩下滑的比较快,负债率也比较高,急需通过定增来获取资金。”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西宁特钢第一次在定增方案上遭遇失败。据了解,早在2012年7月份,西宁特钢便抛出了20亿元的定增方案。其中,西宁特钢大棒线轧钢技术升级改造项目投资为8.5亿元,西宁特钢小棒线轧钢技术升级改造项目投资8.3亿元,3.5亿元募集资金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当时,确定发行价格不超过4.82元/股。该方案获得了控股股东西钢集团的鼎力支持,后者承诺现金出资5亿元认购。

但是方案公布之后,公司的股价开始持续下跌,并且一度跌破发行价,公司随后还将发行价格下调至每股3.97元,不过股价随后又再度击破新的发行价格,同时下调发行价的做法也遭来了公司中小投资者的不满,该定增方案于2013年8月遭到了否决。

短短的一年时间内,西宁特钢的两次定增均面临折戟的尴尬局面,多位券商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试图通过定增的方式缓解资金压力,但是从第一次定增被否决到最近一次连定增方案都没面试就是“胎死腹中”,公司今年将面临巨大的业绩压力。

“最近这一次的定增方案被否,主要还是因为方案的目的是用来偿还债务,而当前钢铁行业的预期较差导致了参与方的意见不统一。”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次的定增方案被否之后,公司能够用来扭亏的方法所剩无几,要么通过会计手段,要么依靠政府补贴,不然业绩很难有所起色。不过,从以往的情况来看,西宁特钢很少从政府方面获得补贴。”

实际上,外界普遍认为西宁特钢今年全年扭亏的希望所剩无几,而如果今年再不能拿出有效的方法办法扭亏,公司明年很可能无法摆脱“戴帽”厄运。

记者随后试图联系西宁特钢方面,希望了解公司在方案被否之后将如何应对,但是截至发稿前为止,并未获得回应。

负债高企

当前资金问题是摆在西宁特钢面前极为严峻的一道考验。

据了解,在经历了2013年净利润亏损且大幅下滑326.19%之后,进入2014年之后,西宁特钢的亏损仍在加剧。根据公司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公司利润总额亏损0.87亿元,较去年同期利润下降1.83亿元,减幅190.66%。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今年一季报,单季亏损达8700万元,利润下滑298.1%,亏损力度超过去年一整年。

翻看公司今年的半年报之后不难发现,公司目前的负债率也一直高居不下。根据最新数据显示,西宁特钢的资产负债总额接近163亿,而负债比率也已经高达82.4%。值得注意的是,其负债率从2011年开始,均超过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70%的警戒线。

“一方面是产品上的改造给公司在资金上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西宁特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另一方面,公司的区位劣势也逐渐凸显。之前西宁可以利用周边地区优质的国内矿资源进行生产,但是今年以来国内矿和国际矿之间价差逐渐拉大,国际矿要比国内矿便宜很多,这导致公司在生产成本上不断攀升。”

据了解,目前西宁特钢有两条生产线正在改造建设,而此前第一份定增方案也正是为了技术改造而募集资金。根据其在今年一季报中的透露,公司的财务费用为1.22亿元,比2013年同期1.14亿元增加了7%,公司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随着新建项目的投入以及融资规模加大,造成公司财务费用较高,影响效益的实现。

同时,西宁特钢预计,2014年公司本部技改资金需求为7.15亿元。而公司也主要通过经营回款及金融机构贷款来解决上述项目的资金需求。

另一方面,在钢铁主业方面,西宁特钢的利润也的确在不断受到压缩。根据一位矿石贸易商的透露,从国内运矿到西宁的运费也非常高,一吨钢平均运费大约在500多元,而现在一吨钢生产的成本才只有十几块钱,运费成本也是压缩利润的一个重要因素。

实际上,西宁特钢的母公司西钢集团也曾于今年3月为了帮助其偿还债务而伸出援手,但依然无法从根本上缓解公司在资金上所面临的压力。

除此之外,公司接下来要为此前发行债券而偿还的利息也成了拉紧资金链的一个因素。据了解,公司曾在2011年、2012年发行了10亿元和4.3亿元的债券,而今年公司也曾向外界申请金额人民币5亿元整的融资租赁业务。按照业内人士的粗略估算,公司今年仅仅在支付利息上就要花费1亿多。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新一轮定增方案失败的背景下,公司股票复牌之后,却出人意料地走出了一波强势的连续涨停,这也引发了外界诸多关注。

“可能是西宁特钢所涉及的军工产业对公司股价形成短期的推涨。”一位券商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是从长期来看,公司受到资金方面的严重困扰,后期很难维持

黄连素提取物10+盐酸小檗碱

全自动面包生产线

私密激光

淬火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