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脂胶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树脂胶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个股活跃度不减机会犹存

发布时间:2020-10-17 00:27:25 阅读: 来源:树脂胶粉厂家

个股活跃度不减机会犹存

继周一大涨后,沪深股市周二再度上涨。面对空头于2320-2350点一线布下的防线,多头昨日仅上攻至2332.78点便偃旗息鼓了。安信证券、国信证券等券商此前曾预测大盘今年波动区间的顶点不超过2300点,不过,近一个半月来大盘累计涨幅已高达19.30%,沪指更是突破了2300点,预示着市场短期已积累一定风险。不过,由于诸多支撑市场上涨的基本因素并未有实质性改变,故投资者在保持适度谨慎的同时也不必对大盘短期走势过度悲观。正如新快报《赚钱》日前撰文所述,紧跟市场节奏,轻大盘、重个股,将是把握春季行情的关键。  沪市成交量创下近10个月新高  周二沪深股市虽然继续上涨,不过涨幅已经明显收窄。上证综指昨高开高走,截至当日上涨0.60%,收报2325.68点,创下自去年12月4日于1949.46点反弹以来的收盘新高。而沪市昨日的成交量也放大至1410亿元,录得近10个月以来的新高,也是近一年来的第三大单日成交量。深成指昨日上涨0.70%,报9381.69点。  数据显示,周二市场仍然十分活跃。两市共有48只个股录得涨停报收,环保概念股现涨停潮,军工板块、医药板块等板块也有多只个股封上涨停。两市昨日共有2310只个股录得上涨,下跌个股为368只,显示市场做多热情十分高涨。  昨日成交回报数据显示,士兰微、隆基股份、新研股份等个股获机构单边买入,*ST天成、华数传媒、得润电子、赛为智能、华虹计通等个股则遭遇机构单边卖出。此外,闰土股份、国电清新的个股买入和卖出前五席位均有机构现身。总体来看,机构净卖出个股家数多于净买入个股家数,机构对市场后市显然存有分歧。  关注沪指2320点-2350点的争夺  虽然周二市场仍呈活跃态势,但在这波快速反弹后,沪指已经站在2300点之上,该点位早已超过安信证券、国信证券等对本年度大盘运行区间的预测。安信证券在其前几天举行的2013年策略报告会上预计,大盘今年将在1850点-2300点之间运行,国信证券也认为大盘今年将在1800点-2300点的区间运行。显然,自去年12月4日以来,市场的反弹力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上述券商的预期。  自前期底部1949.46点算起,截至昨日收盘,在近一个半月时间内,大盘的区间涨幅已高达19.30%,中间并未有像样的调整。再加上昨日市场放量滞涨、点位处于2320-2350压力区间等,大盘短期已积累一定回调风险。  天弘基金表示,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关于放大QFII和RQFII的规模的表态,对A股从资金层面上再添利好支持。同时考虑到证监会在年初即将政策指向IPO检查和加强上市公司分红,上下游的“一疏一导”有助于场内资金流向此次行情的主力蓝筹板块并缓解了投资者对市场融资压力的担心,频出的利好使得A股市场有望继续保持多头排列态势。整体而言,短期A股市场依然受到经济复苏及利好政策的扶持,使得去年底以来的反弹行情依然有延续的基础,高位振荡有望成为市场短期的主旋律。  南方基金首席分析师杨德龙也表示,引入外援会对市场形成支撑。他对今年的市场高度的预期相对乐观一些,认为沪指可能会到2600点左右,但全年的走势很可能像2012年,上半年有两波上涨行情,下半年如果经济基本面回暖不如预期,则将会出现回调,关注结构性机会。  而新快报《赚钱》日前也表示,支撑市场上涨的诸多因素,如经济复苏趋势未改变、IPO短期内不会重启等支撑市场上涨的因素,并未有实质性改变,故对短期大盘走势不宜过度悲观,而本年度春季行情仍然值得期待。在市场保持一定活跃度的前提下,紧跟市场节奏,轻大盘、重个股,将是把握未来市场行情的关键。

尹中立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  ■一家之言  尹中立:  新的股市周期已经开启  2012年末的股市上涨让不少投资者踏空,因为从经济基本面看,似乎找不到股市走强的理由。或许,换个思路来观察股市会有新的理解。  观察股市与经济周期的关系会发现,股市运行基本上是逆经济周期的,几轮大牛市都是在经济下行周期里出现的,如1996年-1997年间经济处在下滑阶段,但股市却一涨再涨;1999年-2001年,中国出现通货紧缩,但有著名的“5·19行情”。  如何理解这样的“反常”现象?从政治周期的角度分析可能比单纯从经济周期的视角更有效。  股市不仅反映经济,更反映政策动向,而政策与政治有紧密联系,投资者早明白“政策市”的道理,甚至有学者早已经勾画了中国股市波动的周期与政策周期、经济周期的关系。  需要补充的是,因为中国的“大政治周期”(主要是指党与政府领导人的更换)大约是每10年一次,这决定了中国股市可能存在10年一个轮回的规律。  中国的政治领导人的交接班制度从1998年开始正式启动,我们可以简要回顾一下1998年以来的两个“大政治周期”里股市的表现。  1998年朱镕基当选总理,当时面临严峻的国内外环境,从国际形势看,亚洲金融危机刚刚过去,中国虽然免遭危机洗礼,但离危墙不远。从国际资本流动的大趋势看,当时美国经济如日中天,美国的新经济吸引全球资本,使中国陷入了通货紧缩的状态。  按照笔者的观察,朱总理主要用了两招来刺激经济和化解矛盾,一是启动房地产市场,方法是进行住房制度改革,另外一招就是刺激股市。事后看,启动房地产市场在短期内并没有见效,但2000年后其效果不断发酵。而刺激股市是一个“一石二鸟”之举:只要股市活跃,不仅可以让大量国有企业上市融资,刺激投资扩张,而且可以通过股市的“财富效益”来刺激消费。著名的5·19行情由此引爆。  5·19行情历时2年多,从1999年5月份开始,启动的点位是1047点,于2001年6月份见最高点2245点,上涨幅度超过100%。该行情是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通过政府干预形成的典型“人造牛市”。当股市涨到2245点,股市的估值水平超过了60倍,股市出现了严重的泡沫,股市随后出现连续4年多的下跌就不奇怪了。  从“5·19”行情的背景可以看出一些可以称为规律性的东西,一个新的政府领导上任后,必须在经济改革上有所作为,而刺激股市是见效最迅速的工具(当然,货币政策也是迅速见效的政策工具)。按照这个逻辑,每当一个新的政府领导人(总理)上任,尤其是总书记和总理都进行换届时,股市就会重新得到重视,股市进入新的周期。  2003年,中国进入新的政治周期。但股市正在熊市的途中挣扎。这一次新的领导人开始倚重于房地产市场,使用的政策工具偏重货币信贷政策。  尽管2003年中国股市仍然处在熊市途中,但新政府依然对该市场寄予厚望,启动股权分置改革,让非流通股股东直接送股份给流通股股东,增加股市的吸引力。  在对股市进行改造的同时,对商业银行的改造也积极推进,剥离坏账、财政注资、引进战略投资者等工作相继展开。  汇率改革让全球金融资本纷纷涌入中国市场。  经过这一系列准备后,到2006年初股市逐渐进入高潮,2007年进入巅峰。这次股市周期创造了很多纪录,不仅涨幅最大,而市值扩张速度前所未有,基金规模从2005年的不足5000亿元迅速增加至2007年的2万多亿元,投资者数量的增长也为世所罕见。

迄今为止,中国已经过两次大的政治周期,在这两次大政治周期里都出现了股市大牛市,尤其是5?19行情,是在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启动了一轮大牛市,这堪称中国特色。  随着“十八大”的闭幕,新一轮政治周期已经开启,这让很多投资者对股市充满期待,去年12月份的股市超预期上涨应该与此有关。  从实用主义的思路出发,笔者认为新的一届政府必将倚重资本市场(包括股市和债市),理由如下:  首先,从资产负债表的角度看,2009年以来我国企业负债率(尤其是国有控股的企业)迅速增长,至2011年底企业负债率已经超出GDP的110%,超过了欧美发达国家公认的90%的警戒线。在这样的状况下,政府如果要继续通过增加信贷的方式刺激投资扩张已经很困难,因为企业继续增加金融杠杆的能力已经十分有限,勉强为之则会影响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不利于经济与金融的稳定运行。搞活股票市场就可以有效化解这样的矛盾,不仅可以扩大企业融资的渠道,而且可以改善企业的财务状况,有效降低企业的负债率。从这个意义上看,无论多么强调股票市场的作用都不过分。  其次,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及经济结构调整的视角看,中国未来要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就必须“以扶植技术创新、完善和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并促使技术创新与资本市场相结合等手段来避开技术陷阱”(参见《经济学动态》2012年12期,厉以宁教授文章《论“中等收入陷阱”》).  第三,从经济增长的动力看,过去十年里,房地产市场是当之无愧的火车头,但经过十余年的价格上涨,高房价已经成为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继续高举高打的空间已经十分有限,刺激居民的消费需求成为当务之急,股市的活跃可以一定程度上实现这个目标。现在的股市投资账户数量已经超过一亿,投资者人数至少有5000万以上,涉及城市大多数家庭,股市的价格涨跌对消费市场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  需要说明的是,笔者并不同意这些观点。相反,股市被炒起来以后会落下一地鸡毛,无论是著名的“5·19”行情,还是2005年至2007年的大牛市,在上市公司盈利没有大幅度增加情况下的牛市行情是不会持久的,最后倒霉的一定是普通投资者。所谓股市的种种作用都只是昙花一现而已。过去的十年里,尽管经历过轰轰烈烈的大牛市,但股市指数还是零增长。但笔者的看法即使正确也非主流,投资者还是应该按照决策者的思路来进行资产配置。  新的政治周期已经来临,新的股市周期也已经开启。去年12月末的金融股飙升拉开了新的股市周期的序幕,但行情将如何演绎?还需要国际和国内诸多的条件配合。(摘编自尹中立的博客,原题为《从政治周期观察股市周期》,略有删节)  尹中立认为,政治周期与股市周期有一定的联动关系,但这是必然还是巧合,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来验证。

alevel留学

培训alevel数学

ib补课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