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脂胶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树脂胶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尽管鲜肉横行63岁的他依旧无可替代专访狼啸

发布时间:2020-10-18 17:55:36 阅读: 来源:树脂胶粉厂家

文丨Issac

成龙大哥近几年在国内院线十分活跃,比如去年年末的《铁道飞虎》和今年年初的《功夫瑜伽》,尽管更换了时代背景和添加了新的元素,但总体还是成龙一贯的风格,精彩的打斗场景以及必不可少的喜剧元素。

但即将上映的《英伦对决》中的成龙却是和他以往的形象大相径庭,这也被誉为他自2016年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之后的“重返好莱坞”之作。

另一方面,与之合作的是著名商业导演马丁·坎贝尔。从《佐罗的面具》、《佐罗传奇》中的两代佐罗到“007系列”中的两代詹姆斯·邦德(有趣的是前一代邦德这次也同样出演新作),他都将人物角色塑造得栩栩如生又各具特色,把各个合作过的演员推向事业顶峰的同时,也奠定了自己在一线名导中举重若轻的地位,被誉为“最了解观众的”商业导演。

这次是坎贝尔首次和早已在海内外有着盛名的成龙大哥合作,另外还有也同样有着相对固定的形象、难以甩掉精英特工印象的皮尔斯·布鲁斯南,三人之间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也是这部电影最大的看点。

近日,马丁·坎贝尔携剧组空降北京,三号小编也立刻直击前线,对导演进行了专访,一起来看看吧:

M=马丁·坎贝尔;I=小编

I:《英伦对决》改编自Stephen Leather的小说《The Chinaman》,这部书哪里吸引你,让你决定将他拍成电影?

M:这很单纯,他就是一个好的故事,好的剧本,所以我就想要把他拍成电影。

I:《英伦对决》的英文名是《The Foreigner》,通过这个名字,你想要传达什么信息?会涉及东西方国家或者说本地人与外来者之间的冲突对立吗?

M:首先是这部电影改编于小说《The Chinaman》。在国外,Chinaman(中国佬)是对中国人的侮辱,不尊重中国人。但我不知道在中国是不是也会这样。不过美国肯定是的,而且美国也有很多华人,所以为了避免引起抵抗,我们改变了名字。在片中,the foreigner指的也就是成龙本人。哈哈,就这么简单(笑)。

I:据我所知,这是你第一次和中国演员合作。他们和你其他合作过的美国或英国的演员有什么不一样吗?

M:没有。成龙和刘涛都是很出色的演员,从这点来说他们和其他人没有区别,都很棒。和他们共事与和其他美国演员共事,实际上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成龙在片中也说英语,因为他本来就会说英语。但刘涛说的是中文。他们两个在电影里对话的时候是说中文,不过刘涛也会说英文,她说得很棒。

I:那对于其他也想要走出去的中国明星,你有什么建议或意见吗?

M:英语。英语一定要说得很好,这是基础。

I:你一直很强调这一点。

M:是的,这是一定的,特别是对那些想要拍国际电影的人来说,这是第一步。

I:好莱坞出现中国面孔早已是常事了,就连很多鲜肉也进军好莱坞了,您觉得成龙和其他的华人影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嘛?

M:成龙是唯一的,不可替代的。在现在的年轻人当中没有一个人能够像他分毫,只有一个成龙。

I:成龙有着自己一贯的且很强烈的个人风格,比如他以前的电影都有大量动作场景加幽默感、喜剧元素,你自己也有着自己的导演风格,你是怎么来处理这个问题的?或者你觉得这不算问题?

M:不,成龙必须要改变。你说的对,他擅长拍喜剧,拍动作大片,实际上他是一个喜剧演员,在这一个领域也表现出色。但这次非常不一样。所以这次我有专门找他聊过,问他行不行。他说可以,然后加入剧组之后,有过几次排练,发现他真的能行,并且完完全全投入了进去,精彩绝伦。

I:还有布鲁斯南,我认为他最深入人心的角色是詹姆斯·邦德。但这次他却出演一个大反派,与之前截然不同,你为什么选择他来演反派?

M:实际上是他想要这样,他对这一角色很上心。总是邦德的那一套会变得无聊。其实成龙也一样,都想要尝试不一样的东西。他们两个人都变老了,处于一个不变动就会越发枯燥无趣的阶段,总是重复自己是无意义的。所以我认为两人都渴望一个不同于以前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他出演反派的原因。

I:的确,人都需要改变。

M:当然,人必须要改变。

I:布鲁斯南和丹尼尔·克雷格都分别出演过您执导的007系列电影,你认为两人有什么不同?

M:两人都很棒,但也都很不一样。在我看来,皮尔斯是更为传统的詹姆斯·邦德,潇洒迷人又帅气。但丹尼尔更偏向于书中的形象。《皇家赌场》改编于伊恩·弗莱明的小说,所以丹尼尔就更像书中那样有野心,更黑暗,同时也总是遇到麻烦,自己也会犯错。

他更像是邦德成为邦德之前。因为他爱上了一个女孩,琳达,但又受到了背叛。所以总的来说,前者是传统型的邦德,而后者是现实主义的、现代的邦德,更为接近我们现在的生活。

I:那超级英雄电影呢?你怎么看待如此高产的超级英雄电影?

M:人们迟早会烦那一套的。一直吃一样东西总会吃腻的。好莱坞拍来拍去也是那些,他们票房上赚很多钱,但有些并不好。

I:但最近也有不少不但票房大赚而且口碑也不俗的大片,比如《神奇女侠》这样的,你又怎么看待这一现象呢?

M:是这样的,但你提到的《神奇女侠》是我们第一次看到拿着盾牌的神奇女侠。所以,首先,这是第一部“神奇女侠”电影,拍得很棒。盖尔·加朵太赞了。第二,在美国女权主义崛起,人们呼吁要有女演员,要有女导演,要让女人强大起来。美国这一块的呼声不绝于耳。

所以我认为这样的组合促使了《神奇女侠》的成功。它真的很棒。但其他的就不一样了。我可能已经看了五六个版本的蝙蝠侠了,还有变形金刚什么的。天知道《加勒比海盗》已经拍了多少部了。我看了之后,就不想在看了。因为他们总是在重复。

I:是的,创新是必要的。

M:对呀,他们也迷失了方向,不知道怎么办,就继续砸钱拍咯。你懂的吧?哈哈哈。

I:是这样的。那么除了你之前拍过的《绿灯侠》,你还会再拍超级英雄电影吗?

M:我觉得我太适合拍超级英雄电影,哈哈哈。我不觉得那是我的菜。(大笑)

I:那你除了《英伦对决》,还有其他计划吗?

M:有啊,我有很多。你知道吗?导演会有很多计划,可能6、7个,但其中也许只有两个是最终能拍成电影的。你要花时间来写剧本,找投资,找演员,这些都很花功夫。所以同时发展很多个项目是非常重要的。

I:除了动作片外,你会想尝试其他类型的电影吗?

M:会的。其实我现在就在准备一个,在威尼斯拍。这改编于海明威的著名小说,《过河入林》(Accross the river and into the trees)。这里面就没有动作戏,也许有一点点,但绝不是动作片,是个爱情故事。

I:现在中国电影产业发展得十分迅速,包括动作电影,你对此有什么看法或者建议?

M:其实我没什么看法。因为我并不足够了解中国市场。这是我第一次拍中国电影,和中国演员合作。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中国了解这里的市场。我只知道中国现在做得很好,也是全球电影产业中很大的市场,你知道的,外国电影进入中国是有配额的,34还是35部(I:35部)能进入你们国家,很有趣的数字,难道不是吗?所以我只知道这么多。

I:在电影创作上,你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剧本当然会是一点。

M:是的,剧本是首要的,还要有好的角色(演员)。好剧本加好演员等于好电影。

I:就酱紫?

M:那就所有的都要很好吧,哈哈哈哈。

I:中国还有其他的演员是你想合作的吗?

M:我即将和巩俐合作,我正在筹备。她想要拍一些带有动作戏的电影,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就像成龙和布鲁斯南一样,所以我们正在谈。剧本已经写好了,会在中国拍,还有越南,英国,法国,到处跑。

I:你已经拍动作片那么多年了,你有没有什么成功的秘诀或坚持的原则?

M:哈哈哈哈。我一开始是拍电视剧的,然后转拍电影。我觉得这个因人而异,每个导演的拍摄都不一样。我喜欢现实主义的东西,不喜欢很夸张、很滑稽,不得不说詹姆斯·邦德有些地方就很滑稽,有点过了(大笑)。但是这就是詹姆斯·邦德,他的故事就是这种风格。但总的来说,我喜欢偏向于现实的,我喜欢看到人流血。

我们帅气的作者Issac和导演▼

一条专栏 | 近年来中国影视作品里,腐元素的受“追捧”“好评”的情况越来越多,好像让中国电影从业人员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购票 | 8月29日,“戏里戏外的红舞鞋”《红菱艳》,余票不多,阅读原文进入购票页面:

国际油漆

文化传播公司注册

减肥加盟

白芍芽